多鲸资本葛文伟:教育投资要回到教育本质和时间做朋友

近日,ECS2018中国教育资本年会在上海召开。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分享了《教育资本这一年》的演讲。

葛文伟首先总结了教育行业特点,包括离钱近、客户生命周期长和供需长期不平衡等特别强调技术在教育行业变革的重要作用,认为教育行业开始逐渐通过“知识图谱”和“学习路径”的个性化匹配,将“教、学、练、测、评、应用(辅导)进行结构性重塑,从而改变人力资源密集型的成本结构。


葛文伟强调了教育行业具有明显的双重属性:民生性、市场性他从政策和市场两个角度,分析教育行业创业以及投融资趋势,在当前环境下,非常看好素质教育赛道,认为包括美术、音乐、舞蹈、体育,每一个品类都值得重新做一遍。


最后,葛文伟认为:教育是长周期的业务,教育投资要回到教育行业的本质属性“和时间做朋友”。教育的本质是针对不同人的服务,从容做好内容和服务体验,在新技术应用周期里牢牢抓住“效率和效果”两个维度。争先但不恐后,因为长周期里每一个品类都可以做成”独角兽”。


\
(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

  以下为葛文伟实录(有删减):

  

教育是一个长赛道


  开场之前我们先说一下多鲸资本,我觉得现在一个非常好的状态,徐小平有一句话说,做教育方面的投资,什么时候出发都不晚,一个核心就是:忽悠是第一生产力。这句话跟今天创业和投资的心态非常有关。其实我们不需要太多的焦虑,因为教育是一个长赛道。这句话送给我,也送给这个行业的创业者,不需要太多的去想这个政策的问题,因为政策的影响,我今天去任何一个地方,第一个问题就是说教育明天去哪里。这个大家不要担心,因为教育是长达30年或是50年的,我们合伙人说教育是一个长达70年的上市公司。大家不要焦虑这个情况。


   第二,焦虑的本质是什么,新东方的CEO周成刚经常跟我说,万物焦虑的本质是预期的错配。教育这个行业,无论是投资还是创业,是一个长赛道。


   第三句话是ATA马肖风说的,在资本寒冬里面,一定要记住我们在一个长赛道里中,在这个焦虑的时刻,手里一定要握有下一场的筹码。


第四句话也是我的前老板俞敏洪说的一句话,他说教育行业是一个草根的创业,教育也没有花里胡哨,就是简简单单回归本原。其实新东方的很多故事告诉大家,在一个长周期里面,他们可以从上市变成今天这个股票的市值十年十倍二十倍的增长。这四句话是比较贴合今天的主题的,这是四个我之前老板也好、恩师激励我自己在这个行业里面做了20多年的核心。

“美好的明天刚刚开始”


如果用几个关键词来总结教育行业的2018,第一个关键词就是美好的明天才刚刚开始。教育是离钱最近的,而且客户生命周期非常长,从我们一出生到生老病死。很多的教育的品类完全没有得到满足。教育是一个永远的风口,你不需要寻找它。

“亢奋”


第二个词就是亢奋,亢奋的表现就是焦躁,这是贯彻整个2018年的词汇。这种焦虑的亢奋实际上是整个行业的特征和写照,是2018年的核心思想。

   大家看一下这个图,左边这张图是从1月份贯穿到12月份所有的教育的政策,右边这张是2018年上市的教育机构,后面据说还有两家,今年年内是15家上市公司,超出任何一个品类。在2018年,一边是林林总总的教育政策,一边是各种各样的品类在美股港股和A股上市,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政策监管的错乱和集体的亢奋。为什么会这样?我这里有四个数字可以解读集体上市的潮流。一个叫31%,在财科所研究的报告,他们对24个城市近万家庭进行调查,31%的收入是用于教育的。这是非常关键的据。第二个数据叫1200万,今年新生人口只有1200万,很快就会突破1000万,突破1000万概念是什么,这是第二个数据。第三个数据是教师资格证书考试,11月份的报名从70万飙升到340万,今年3月份还会再飙升,这个行业里面从业者约有2000万。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第四个数字叫7万亿,民间教育是3万亿,公立的是4万亿。这两个数字反映出非常糟糕的对比关系,31%的收入给了教育,因为高养育成本导致我们的二胎生育多出来1200万,这是一个问题。这回答了我刚才那张图,说为什么监管非常密集的出这么多的监管政策,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教育公司在上市。


   这四个数据表明我们的政府希望积极的引导这两件事情,一是未来消费要占GDP贡献的绝大份额,但又不希望教育占太多。二是希望打破我们的养育成本,使我们多生优生。这个市场的刚需在那里,2000万的从业者7万亿的投资,我们来看这组关系如何有机的组合在一块。


  从多鲸的视角,穿越十年政策的钟摆,教育是最大的民生和消费服务市场,需要在长周期里发现行业的规律和本质,用宏观的视角去审视这个十年。在过去的20多年里面可以看到,整个中国教育周期是十年一循环,每十年都会出现针对某一个品类的密集的政策。国家在2000年代进入世界工厂,变成全球最快速发展的经济体,我们开始大规模的投入普通高中和基础教育,导致绝大多数的高中生无法顺利进入本科高等教育,当时高等教育入学率是10%,而现在达到了90%,当时出现了大量的民办大学,市场有需求,就诞生了非常辉煌的民办大学的十年,今天很多已经上市的高等教育机构都是那时候发展起来的。


   到了2000年代末,政府说我们民办高等教育发展的过头了,要求我们把原来的二级学院脱钩,原来的外国语学院的、上海大学的某某学院脱钩,要么姓公要么姓私,在那十年的野蛮生长里,真正练内功的公司活下来了。整个教育的政策就是十年一轮回,只是今年轮回的多一点。只要在这个十年周期里面活下来都能成为独角兽。


   第二个亢奋,刚才说的是监管的政策出台和上市的亢奋,另外一个亢奋,我们把它叫穿越周期的亢奋。很多人都说,教育是一个逆周期和抗周期的产业,我们是怎么理解的呢?过去三十年里,第一个十年周期叫国际化周期、以新东方为代表的英语培训就诞生在那个周期里面。92年老俞下海,96年小平回归,那时候的特质是中国变成世界性的工厂,需要大量外语人才,那时候有一句话叫学好英语比学好数理化重要。英语的培训机构都快速地发展,明显感觉到国际化风潮,由此也拉开了类似新东方、环球雅思等公司的上市浪潮。英语类独角兽很快成为上市公司。上一个周期04年到14年,大周期的核心在哪里,叫互联网,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跟互联网挂钩的公司可以很快的催生出来,比如好未来等都是诞生在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结合的时代。第三个周期是什么,毫无疑问是人工智能。所以每次周期里面我们都有一次机会。


   这个周期最大的变量是技术。云数据和AI识别、终端识别,那时候投资的技术都成为应用,教育第一次完整的拥抱了技术,为什么说下一个时代就是在2025到2035年,是人工智能的时代呢?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是教育场景发生了迁移,学习效率有了很大的提升。但本质上并没有改变教与学的链条,也没有让教育企业运营收入成本比发生变化。但是AI能够解决。过去传统教育都没有数字化,拜移动互联网所赐,今天的教育工作者已经有很多的数据,而数据的采集又是非常宽泛的,AI在这个行业爆发不再有数据缺失的拦路虎,教育彻底地改变因为人的结构而产生的模型。这就是为什么AI比移动互联网在教育上有更大应用的前提。


   我们也可以看到,AI第一次重塑了学习的流程,第一次将教和学进行分离,不再是课前和课中课后的学习,第一次做到了以学习者为中心,重新定义了学和习,第一次实现了知识图谱和学习路径的个性化匹配,大量的新技术就是人工智能时代的独角兽。从一个投资者的角度,过去十多年做的不错,是因为我们恰巧在2011年这个黄金分割时期进入。今天的教育也是一样,2013年这波的独角兽几乎都是跟互联网有关的,一起作业、作业帮等都是教育跟互联网结合的。这就回到刚才我说的为什么教育是一个逆周期和抗周期的,本质就在于,在整个教育里面逆周期的一个变量,是这个行业对环境和技术有延迟效应。我们发现在大周期循环下降的下降周期是正好是教育依托某种环境和技术拉升自己在整个市场占有的时刻,所以整个教育完美的进入这个周期。教育的逆周期属性不是教育本身带来的,而是教育跟环境、技术的结合带来的。无论经济走势如何起伏,教育都是15度仰角的一条线,因为每一次周期结束以后,教育赶上和技术的结合的浪潮。当下也是如此,在一个下行周期里,教育跟移动互联网结合的红利的尾巴转向教育跟AI红利的结合,我们预测2022年左右我们经济周期是往上走的,使教育完美地跨越这十年,这是我对整个教育跨越周期亢奋的理解。


   教育的第三个亢奋我们叫二元多维迷离亢奋。其实今天整个中国分五个不同的市场,每个市场有不同的特质,这导致我们整个市场格局和需求发生巨大的变化。从教育消费的分成和分类来看,在底层需要的是公平的文化课,引入教育资源。在中间层,所谓城市中产是对文化课、艺术品质、素质教育的需求,而在城市上层是对精品文化高尔夫、马术的需求。整个中国的市场是切分成三个维度,甚至是四个维度,这带来一次非常大的机会,教育的创业者在哪个维度上都有机会。如果你今天面向广大的农村教育,可能进入公立体系提供资源教育公平化的设备和资源。如果你今天面临的是城市金领,对接的是整个传统教育品类大规模的上升,这是第三个亢奋。


   第四种亢奋是教育不足带来的教育的新物种和生生不息带来的新物种。今天整个教育市场还是不充分的。历史总是惊人的重复,今天的教育市场跟98年代少儿英语的培训市场一样惊人,政府鼓励、百姓感知、以及供给不足。今天我们整个监管的方向是把文化课往课内的教育公平自然属性迁移,我们管理和支持的方向是把数字教育、在线教育,尤其是编程教育引入进来。在98年代,因为大量的学外语,政府鼓励大家创办英语学校,在1998年,英国剑桥大学委员会引入到教育部。最早小学驾驶英语课就是98年,过去都是初中开始的。1998年,有条件的城市小学一年级开始英语课,没有条件的城市创造条件小学三年级创办英语课。 


这时公益的体系是不足的,我们的教材体系没有准备好,评价体系没有做好更好的评价。今天的数字教育和编程教育也是一样,2025年是智能制造的一年,政府鼓励所有的民办力量参与到未来的编程教育、创客教育,引领智能时代。但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85、95后的妈妈让孩子学习编程,是必选课之一。但整个编程体系里面准备好50万名编程老师了吗?教材里面准备好了标准化的、与时俱进的创客教程了吗?政府鼓励、百姓高价格买单,但是供给不足。这次今天我们会有更多的新的品类和新的物种。

  

今天的这个状况,我们叫做90后的妈妈带着00后的孩子学习在90年代的教育。新的周期里面依然有新的物种诞生。大家可以看这三张图,第一张是我们苏州的诚品书店,大量的实体书店倒闭,但苏州的这个诚品书店却人满为患。满足了90后妈妈、00后的孩子的需求。但是学校呢,整个供给是什么样的呢。其实正是因为刚需在那里,我们整个市场供给端不足,包括美术、音乐、体育、编程和创客,因为我们将跨入一个90后妈妈00后孩子的时代,带来层出不穷的机会。

   最后,过去十年产业周期机会和政策是钟摆教育。在不确定的时代里面,教育的确定性推高了市值,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独角兽,去年15家上市是因为它们是确定新的市场。教育的周期属性不是教育本身带来的,而是教育跟技术的延迟满足带来的。新的学习动能,每个学习领域都值的重做一遍,每一个新的变化都带来新的商业机会,而技术带来的结构性变化对内容和交付产生合力,像AI、直播。移动互联网下沉到了新动能人口,也就是小镇青年和新70后都变成了移动互联网客户,他们带来新的品类和机会。


   举个例子,“坏男孩学院”是专门教男孩如何找到女朋友。去年教女孩子如何在咖啡馆约会的课程卖掉了七八十万。我新东方的前同事,一个人讲办公室职场人际沟通,9700万的产值。新品类出现的时候,总是在传统的领域爆发了新的机会,这将引发90后的学习。实际上还是回到我刚才说的,2018年当下我看到的是教育产业生生不息、教育品类生生不息带来的亢奋。


   如果我们回顾一下,教育第一属性是民生,我们稍微离民生远一点点,比如幼儿园、全日制小学、K12文化课。第二属性是经济,为满足生活中的美好,接近一点的素质教育、大学生教育、职后教育、家庭教育。第三就是我们的未来。


   经过2013年的碰撞,我们迎接了收获时刻,教育是长周期的,也可以说没有周期,关于没有周期的解释很多,教育投资要形成投资的本性,我们说为什么决定all in在教育里面不愿意出来,因为教育是最好的跟时间做朋友的产业,教育都是后来者得天下的产业。从100名到第1000名,教育的本质是提供针对人的各种服务,做好内容,做好服务,在长周期里面,在一个一个经济周期里面找到效率和效果的匹配,才可以发现新周期里面新的独角兽。


   今天与靠谱的人同行,多鲸与你在这里跟我们大家结合起来,给我们的教育更多的赋能。今天在这里也是希望跟大家发现更新更美更好的教育。左边是我的个人微信、右边是多鲸的,未来大家有一些合作可以分别加我微信,都只谈教育的趋势和投资的。谢谢大家。



—   多鲸资本   —

专注于教育行业研究及投融资服务的精品投行服务

媒体联络:mt@djcapital.net  BP投递:bp@djcapital.net  简历投递:hr@djcapital.net

地址:上海市淮海西路55号

©2018 多鲸资本沪ICP备19026409号-1